当前位置: 成都大学新闻 > 综合新闻

中国第四代电影导演谢飞侃“我们这一代”

7位中国第四代导演齐聚成大聊电影
浏览:248 时间:2017-05-24 09:35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谢飞导演

大牌来了!


5月22日,中国第四代电影导演代表人物谢飞莅临成都大学,作客成大讲坛,回首“我们这一代”—闪亮的80年代中国电影导演第四代的艺术创作。


谢飞其人 


谢飞,1942年生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留校任教,现任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其执导的《香魂女》(1993),《本命年》(1989)曾摘得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柏林电影节最高奖金熊奖,以及银熊奖等。


第四代导演


 第四代导演的主体是60年代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主要代表人物吴贻弓、吴天明、黄健中、谢飞等。他们提出中国电影“丢掉戏剧的拐杖”,打破戏剧式结构,提倡纪实性,追求质朴自然的风格和开放式结构,注重主题与人物的意义性和从生活中、从凡人小事中去开掘社会与人生的哲理。


为什么会有中国电影导演的划代?


谢飞导演说,在中国电影百年发展的历程中,六代导演的划分和提法已成定论?!敖逃龆ㄈ松?,电影制作体制的变化、语言方式的转换、表述主体的更迭是基本的划代依据。建立了中国本土电影雏形的郑正秋、张石川等为第一代;创造了三四十年代社会写实风格的蔡楚生、孙瑜等为第二代;1949年后致力于社会主义语境表达的崔嵬、谢晋等为第三代;1979年后追求影像语言电影化的张暖忻、谢飞等为第四代;1985年后使中国电影走向国际的陈凯歌、张艺谋等为第五代;90年代后崭露头角的张元、王小帅等为第六代。


第七代导演何时出现?


谢飞教授说,最近三四十年,社会经济、社会相当稳定,使得第七代导演的特征并不明显,未有明确的分野。


第四代导演的首次发声


 文革十年,与谢飞导演同期的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都忙于上山下乡插队?!八娜税铩钡固ê?,他们重回电影制片厂。1979年底,业内举办的一次导演创作会上展示了一批新导演的作品,《生活的颤音》(滕文骥,吴天明)、《苦恼人的笑》(杨延晋、邓逸民)《小花》(张铮)等作品,这是当时引起整个电影界和社会注意的第一批电影导演。


彼时身在千里之外的谢飞看到了《小花》,彩色与黑白色调的转换……谢飞深受启发,“原来电影还可以这么拍?!?


谢飞与三五有志青年在北京仿膳餐聚,成立了北海读书会,读书会立志发扬刻苦学艺的咬牙精神,为民族的电影事业做出贡献,志在攀登世界电影高峰?!澳篮=翘煅脑?,但肯扬鞭到有时?!?


第四代导演的第二次发声 


谢飞说,第四代是承上启下的一代、变化的一代,同时他也自诩是失落的一代。从1965年时年23岁从电影学院毕业,到1977年34岁独立执导第一部作品《火娃》,时光已把人生中珍贵的创作十年抛在身后。


为了追赶世界的潮流,重新投入创作的导演们疯狂地“补课”。要扔掉以往的思维,重建新的系统,因此80年代,业界投入到关于电影理论的大讨论中。彼时法国新浪潮电影、前苏联的解冻时期的电影都成为学习给养的来源。他们他们以开放的视野,吸收新鲜的艺术经验,看电影、学理论,思考自己的创作,力图用新观念来改造和发展中国电影。


谢飞导演《湘女萧萧》海报


第四代是跟随文艺思潮而前进


 整个第四代的电影随文化思潮前进?!吧撕畚难А钡拇煜滦纬闪擞跋炝肆说笔钡牡缬按醋鞫怨ド畹姆此?,产生了一大批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谢飞导演说:“艺术首先要表现自己对自我生存体验的真诚表达?!币虼?,他以自己白洋淀种稻子的四年经历拍摄了《我们的田野》。


出刊的《人民文学》、《收获》、《十月》、《中篇小说选刊》等杂志,往往一本难求,导演们都争相阅读,从中寻找创作源泉。后来出现的“寻根文学”和“反思文学”,影响着电影人朝着不仅控诉时代灾难,还反思中国几千年封建文化劣根性的创作思想转变?!逗旄吡弧?、《老井》等小说相继改编成为电影?!霸档南质抵饕宕?,丰富的人文历史内涵是第四代的文化原则,扎根于生活,用艺术提炼出、塑造出丰富的人,表达人类能感动和理解的思想和情感,往往是无往而不胜?!?


1988年,根据沈从文小说《萧萧》改编,谢飞导演执导了描写中国农村童养媳命运的影片《湘女萧萧》影片,1988年法国蒙坡里埃电影节“金熊猫”奖,1988年西班牙圣塞巴斯提安电影节“唐吉柯德”奖。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曾在《斜塔:重读第四代》文章中,比喻第四代的艺术是在“在倾斜的塔上的瞭望”。谢飞说,“身处的时代无法选择,但也有不一样的时代际遇?!被厥淄?,谢飞导演胸怀万顷,淡淡一语。



分享后,谢飞、李佳木、江世雄、罗渝中、张郁强、卢刚、柳青七位第四代导演围坐,七位都是同班或是同侪,访谈轻松而愉悦。围绕《导演创作·电影教育·电影市场》,探讨梳理,与现场师生互动,分享自己的人生心得与体悟,谆谆寄语学子。


以下为现场实录 略有删减。


Q:“我”的成都印象


谢飞:一座“好吃”的城市,年轻时候经常来吃,现在老了觉得太辣了,所以现在最喜欢小吃。

江世雄:好听的民歌(说着说着便唱起来了……)


罗渝中:你看我的名字里面有个“渝”(笑),我是四川人,生在重庆,长在乐山,所有就给大佛结下不解之缘,至今还有大佛的情结。


卢刚:34年前,我在四川拍了一部儿童故事片《清亮的小溪》,这个故事的小主角当时12岁,现在是成都某医院的院长助理,前两天还与他重聚,所以对四川很有感情。


张郁强:我和师兄吴贻弓(《城南旧事》导演)一起拍《巴山夜雨》期间,在三峡待了几个月。


李佳木:我是峨眉电影制片厂的导演,也是四川传媒学院的教授,跟四川那就不用说了。


Q:成都影视文化氛围如何?


李佳木:四川的影视在全国并不靠前,但是四川的影视教育很棒,川大、财大、川师大、成大等,包括私立的一些院校已成规模。所以,我为四川影视教育感到骄傲,中国电影的希望在四川,在你们。


谢飞:四川,天府之国,我个人认为影视教育已经很好,但未来的希望在在座的学子。首先你们不要用传统老观念拍一个电影,你们出去一定要把电视节目做起来。你们是做传媒的,应该有志把四川的电视,视频,网络做起来,这样全中国就会受到你们的影响。


Q:如何看待电影的艺术化与真实性?


谢飞:法国作家马塞尔.马尔丹曾说“电影语言是一项企业、一项艺术、一种语言、一个存在”。数字技术出现以后后两种属性越加鲜明,你们学这个专业一定要对眼前的趋势保持敏感。影院的主流观影人群越来越低龄化,中国是21岁左右,欧美14岁左右。而成年人都是在家看电视看网络。过去艺术电影可以在影院播放,现在也有其他播映方式。我们不要忌惮眼前的趋势,因为有艺术价值的电影才有长久的生命力。


以前电影太“娇贵”,胶片很昂贵,现在人手一个手机,拍电影、拍照片、录音,视听制作、视听写作将是未来所有人都应该掌握的写作方式。它们是一个存在,以后他们就是21世纪人类最真是状态的记录和呈现。所以,我觉得不要被眼前的现象干扰你的视角,我们既要有主流视角也有支流视角。最近高教司倡导在大学建立大学生院线,就是在高校要以专业的放映厅来放映更多的商业片文艺片。所以,这样的话专业越建越多元化,电影艺术的四个特征都会存在价值。


柳青:有一个纪录片《7 Up》(人生七年),是导演迈克尔·艾普特在1964年为英国BBC电视台拍摄,采访来自英国不同阶层的十四个七岁的小孩子,他们有的来自孤儿院,有的是上层社会的小孩。此后每隔七年,都会重新采访当年的这些孩子,倾听他们的梦想,畅谈他们的生活。


这部纪录片没有直接的向人们倾诉什么道理,它只是直接的,把社会把个人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接下来的,则是需要人们去体会,体会出属于自己的人生。所以,当下电影它的镜头语言当时就是这样。但现在中国有一些很精准的电影它采用一种比如非职业的,比如方言,它以一个非常明显的纪录片的外形,所以我们有一个粗粝感,但粗糙的感觉等同于真实。


Q:如何在电影中进行诗意的表达?


谢飞:电影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它糅合文学、诗歌、美术、艺术,诗意的影像语言。很多电影从诗的意境中去构思寻找他的蒙太奇,例如在“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景象。用高晓松的一句表达,就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张郁强:第四代导演身处的时代有三种人——出彩、被淘汰、一般化。除了有家庭教养、才能、自己的学习态度之外,第四代成功的人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了解自己的天性和个性。处在一个个性高度压抑的时代,如何去发展得更高更远呢?谢飞成功的原因是他的思想敏锐,跟随时代的潮流,思考时代的变化,仅凭这一点,他就已经站住了脚跟,可以走在历史的前端。读大学,学习基础知识是首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要解放自己的天性,敢于突破,敢于思考世界潮流,我们需要“站在世界看中国,站在世界电影看中国电影?!彼茏龅秸庖坏?,谁就是下一个谢飞。


Q:谢飞导演您是个“潮人”,经?!盎旒!倍拱甑韧缟缜?,您对新媒体的印象。


谢飞:搞创作需要跟时代跟得很紧,对新的学习葆有兴趣。我把豆瓣当作自己看书看电影后的一个记录,后来意外地成为了上面最火、最大牌的影评人。导演是个以操作性为主的专业,任何事情自己去做会比较踏实,动手能力要强。大家如果当导演的话,也要不依赖副导演。最近豆瓣开设了一个栏目“豆瓣时间”,邀请学界名家、青年新秀、行业达人分享,我觉得很有意思,网上传播的途径很广,新媒体已经是一个很有趣的渠道去帮助更多的人学习新鲜的知识。



学生提问


Q:请问卢刚导演,在拍摄儿童影片时,应该引导孩子按照导演的想法,还是尽可能展现他们的本真?儿童演员参加少儿培训是否会影响他的真实?


卢刚:在我儿影(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工作的二十年,一共拍了9部儿童电视片和4部儿童电视剧,在儿影工作余孩子们打交道是一个很愉快的事,跟孩子们在一起我也年轻了,透露一下,我的网名叫“小刚刚”,就是‘小小年纪刚刚76岁’。选择儿童演员的时候不排除需要培训的,当然也不限于需要培训,儿童有他的天性,也有他真实的表演,有些人来不及培养,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天性去做,所以这种需要解放天性。


Q:在这个时代怎么找到自己的个性并发扬出来?


谢飞:一个好的导演需要三个能力。一是影视导演对视觉形象的感悟力,包括对于生活细节、生活情节是否有感悟,是否能记忆;二是对艺术作品的构思力;三是创作的执行力。天才是有的,但不是那么容易就碰上的,一般人通过各种途径开发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做到把自己的个性发挥到极致。


Q:艺术电影未成主流的原因?


谢飞:市场经济遵循市场规律,世界上多数国家是以商业化影片为主,但还有其他的支流。最近在播的电视剧《白鹿原》我觉得是非常厉害的,就像《红楼梦》一出来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多年后,他的艺术价值和人文价值让它成为经典。因此,千万不要以卖座、票房来判断电影是否有价值,你可以想你能做什么,再去判断你的道路。


Q:《摔跤吧 爸爸》最近正火,也引起了很多的讨论,例如为什么我们拍不出来这样的片子?


谢飞:印度由于它的种姓制度、观影心理等原因,有自己的观影习惯,所以宝莱坞就根据心理来拍,经常演着演着就跳起来唱起来。我觉得国内就应该思考如何根据人的心理去拍,不要仅盯着港台的观众,赶走一批人,类似韩国片吸引部分人。当然还应该去思考电影业的管理体制、思考整个电影的需要等等。


(文/旻旻 录音整理/刘松 赵珊 沈帆斌 图/张杰 薛通 桂华聪 崔旭 编辑 闵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