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成都大学新闻 > 多彩校园

【自由谈】《水形物语》:浪漫的成人童话

浏览:113 时间:2018-03-19 14:34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3月16日,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在中国内地上映。影片讲述了1963年的美国冷战时期,在实验室做底层工作的哑女艾丽莎和一条供实验用的人鱼之间的奇异爱情故事。七千万票房的首周末票房成绩不仅是内地影院中的一匹“奥斯卡黑马”,也使《水形物语》成为了近五年中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全球市场上票房表现最为出色的一部。


影片包含的“暗黑”、奇幻、怪物元素,在奥斯卡近百年的历史上,这一类题材鲜有出现。当下的院线电影里,“幻想”类电影大片大行其道,大制作的科幻或奇幻大片吸金无数,《星球大战》系列、《变形金刚》系列制作成本动辄就是数亿美元,而《水形物语》的制作成本只有不到两千万美元。有人说,这一类小众文艺片天生就在票房上存在竞争的缺陷,它们剧情拖沓、故事沉闷,但是,《水形物语》并不是这样的电影,故事的叙述紧凑流畅,在当时年代的歌舞和唯美的配乐结合下,并不会感受到沉闷。


“物语”一词来源于日本,意为故事或者杂谈,是产生于公元十世纪初日本平安时代的一种古典文学体裁。其实与其用“物语”一词,不如“童话”这个词更能体现故事本身,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哑女艾莉莎是美国政府实验室的一名清洁工,童年时因故失声,多年来她一直过着沉默、孤独的生活。一天,一个装满水的罐子被拉进了实验室,艾莉莎惊奇地发现里面竟然关着一只半人半鱼的怪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莉莎与怪物之间渐渐产生了感情。这样的故事正如我们从小所听到的童话故事,美丽的公主和帅气的王子,宫殿、城堡、幸福的身故后……可不同于一般的童话,这部“成人向”的童话就要显得黑暗、压抑很多。


从电影开篇开始,就始终处于一种压抑的氛围当中,孤独的感觉在这些人物身上体现出来:具有同性倾向,独自生活的失意画家,表现同性取向后被直接赶出馅饼店;絮叨丈夫的黑人大姐,只能不断向哑女女主倾诉念叨;独自卧底的苏联间谍科学家,却要始终提防着两方面的威胁等等。每个人都在社会的最底层,都是不受主流待见的“少数人”。而故事中的“大反派”,一个白人男性,是社会的“主流”,是与那些黑人、残疾人、同性恋者、外来物种所谓弱势群体截然不同强势群体。他始终携带的那根高压电棍就是权力的象征。面对那些“非主流”群体,他的压制便是绝对的。那滂沱大雨中的结尾,让我很容易想到科幻中的赛格朋克,联想到《银翼杀手》,那些反乌托邦的设定,以及对人性的直接拷问。电影史上不乏各种各样的怪物电影,形形色色的怪物形象悉数登场,但是怪物电影的关注往往不是怪物本身,而是去思考人性本身。无论是原著小说被称为科幻鼻祖的《弗兰肯斯坦》,还是著名的怪物系列《异形》,都是通过讲述人与怪物的故事,去探讨人性和社会的真实存在。成人童话就是要告诉我们,现实的真面目就是这样的。


大多数西方神话故事中人鱼都是美丽的女性,而这个故事中的人鱼却是一个丑陋怪异的男性。据说,这个男性人鱼的形象来自于克苏鲁神话,神话中,它是一种永生不死的生物。这种设定就给故事更增加了神秘的感觉。电影中,人鱼主人公拥有着让人秀发重生,伤口愈合的奇特能力,在原本的居住地是神一样的存在,但是,他与哑女艾莉莎的故事又像是和传统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故事一样唯美浪漫。两个同样孤独的个体,在各自的世界里沉默着,当她们意外相遇,生活就变得鲜活起来。她给被囚禁的他带来食物,用手语告诉他食物的名字,给他带来了音乐和舞蹈。水,无形又有形,必不可少却又容易逝去,不可捉摸却又柔软,故事也像水一样,柔软地轻抚着,缓缓地讲述着。正如片中所述:“无法察觉你的身形,但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的世界也溢满了你的爱,我的心臣服于你,因为你无处不在”。


浪漫的童话,更突显现实世界的真实。《水形物语》的确是2017年最好的电影之一。


(文/刘松 编辑 闵秀玲 图片源自网络)